茶之念叨

2015年12月4日 | 标签: , , ,

从02年沾上这个习气,现在已十几年的时间,以前在老厂的时候喝的最多的是单位发的劳保茶叶,夏天惯例是两个风油精,两个藿香正气水,两包茶叶,这茶叶就是标号为3000号的茉莉花茶,茉莉花茶,在茶中加入茉莉花朵熏制而成,冲泡香气四溢,这一口香萦绕了我六七年的时间,那时在办公室不论是在家还是还是到小煤窑催收账款,没有像现在专用的专用的杯子,只是简单地用吃罐头剩下的玻璃瓶子泡上一杯酽茶,日子就在这一口一口的啜饮中咂摸着。

08年来高河以后,特别是和老婆结婚以后,最开始接触到的是老婆家的大叶茶,一个小壶过多半的装满了茶叶,加入沸水,倒入杯中,红褐色的茶水在杯中伴着茶叶棒翻滚,在闲谈中一杯接着一杯,那时最想的就是老丈人家的面食和饭后的茶水。

在高河进入办公室后,茶叶对于我来说越来越奢侈,听到了这样的话“宁可一日无食,不可一日无茶”;知道了并能擅长地将茶叶分为夏天和冬天用的,偶尔还能从在办公楼的朋友那里混上几包包装精美的茶叶,自己开始花上百元来满足越来越挑剔的喝茶品味,对了,现在喝茶叫“品茗”。

不管怎么换,对于喝茶,今天突然想到,这最简单的日常习惯,基本的需求就是解渴,无外乎把茶叶放到水中冲泡,只要自己喝着舒服,茶叶的品质好坏都不那么重要,什么样的饮法都显得那么苍白,这是另一种喝茶的享受。

咱们山西饮食习性重油重盐油脂多,喝茶可消胸中块垒,,特别是老丈人家精美面食后的一杯茶叶,更能刮油解腻。

南北茶风迥异草本属性不同,喝茶的习惯和口味,不是流行风尚能左右,铁观音这几年价格一路上涨,好茶越来越贵,好多嗜茶的朋友现在都改喝普洱,原因是喝观音把口吊上去了,一般的茶品喝到嘴里无法消受,但苦于好观音太贵,无法支撑消费,只能拿口感醇厚的普洱解气。

这些年社会转型消费习性也在转型,北方人喜欢上铁观音,皆喜欢此茶的香高和醇滑,所以生活中常常能见到南茶北饮的特色,无论居家待客还是办公之时,都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冲泡一杯香茗,至于这到底符合不符合要求,也不甚讲求。

我喝过黑茶、白茶、还有办公室小姑娘看湖南卫视购买的六安瓜片茶,想想回味这些南北茶风茶品的交流,是南北文化的交流和生活习惯碰撞,无论如何去感受,喝茶能带给我们满足和愉悦,这就足够了。

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.
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.